主持人:巴菲特今天在会议上还表示美联储和国会的货币刺激发挥了作用,现在经济正以超高速的速度发展,我想问一下这对风投和创业方面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还是请David开始。

  David  Cao:我今天特别把新浪关于巴菲特大会的总结认真地学习了一下,确实前两年主要是看新闻。

  其实我刚才已经大概讲了一下,巴菲特大会今年我非常关注的重点是巴菲特对未来的经济基础的政策是什么看法,对经济走势的看法,总体来看巴菲特对美联储的政策是持正向支持的态度,这个支持的态度会对美国的不同行业有不同的影响。我们希望能够跟踪一些对未来在美联储货币宽松政策下持续发展的行业,我刚提到那么几个行业,特别是二级市场现在很发达,对风投整体来讲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机会,这个机会能持续多久,说实话对我来讲是很难讲的一个事情,但是有一点,二级市场在短期和中期对风险投资是一个利好的事情,对好几个行业,特别是对货币宽松有正向冲击的行业,比如说房地产行业,是非常好的冲击。我其实想讲另外一个行业——健康行业,是目前政策的受惠者。因为宽松政策导致全民特别是过去的低收入人群的政府补贴获取量会比过去大得多,政府的福利也会比以前加强,也就是说人均在健康、医疗方面的消费会持续性地增长。再加上人均年龄在不停地增长,MIT有一个研究,现在出生的小孩子,你们的孙子们很有可能活到120岁以上,这是个average  position,那些有良好的基因和良好的生活环境的孩子有可能会生活的年龄远远超过120岁。这会导致什么问题呢?如果你活得比较健康、比较长的情况下,消费习惯特别是老年人的消费习惯会发生大规模的改变。

  过去人到了60、70岁以后把钱存下来,旅游一下就完了,钱就留给小孩子。你还要再活几十年的时候,不管是消费、健康等等支出都会大幅增长。

  总体来讲,对健康、医疗等行业有很大影响。

  张璐:我特别同意,我接着David讲的对医疗方面的促进和增长。因为现在确实一个大的问题是社会老龄化的问题,无论是货币政策还是整体社会发展的趋势,会导致我们整体的福利系统在医疗层面上的投入会越来越多。

  所以,这侧面也会加速很多资本包括创新在医疗领域的投入。我们从2015年开始一直做医疗,我自己之前创业也是做医疗,看到这两年的快速发展,尤其是数字、数据的力量和传统的医疗器械结合之后给我们带来的新的机会,真的非常非常让人兴奋。

  另外一方面还有一个巨大的推动力就是保险公司,因为保险公司本身来讲无论是我们能想到的像心脑血管疾病,甚至现在针对老龄化有一个重大的问题,那就是脑部疾病。比如说老年痴呆、帕金森,甚至像抑郁症这一类的精神类疾病,都是对于保险公司来讲很大的潜在的医疗负担。

  所以,我们看到一种新型的商业模式,很多新型的医疗创新公司不一定要直接做医疗系统的对接,它甚至可以和保险公司进行战略合作,把保险公司作为自己初期的客户和合作方,通过他们的一个网络去更快地将自己的技术产品推进到世界,推进到产业中。这是非常利好的方向。

  除了医疗之外,另外一些产业的数字化升级,另外包括一些深科技的投入也在增加,大家看到更多的资本进入市场之后,大家也希望可以多样化自己的投资选择,这个时候就不会只执着于传统纯以软件为基础的创新,它对一些相对可能需要周期稍微长一些,但是未来潜在回报也非常巨大的方向产业投入也会增加,比如很明显的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航天科技,因为我们除了space  X,也投了其它的航天科技的公司,会看到过去这一年多它发展得非常快,进入的资本、产业的资源也非常多。另外,网络技术。因为我们从2018年开始就在着重投资边缘计算,边缘计算和5G时代的带来是非常至关重要的技术,无论是在延迟性的解决上,包括耗能层面上,都是我们为更好地服务数字化转型、数字传输的网络技术提供非常重要支持的一个技术。所以,这方面的投入也在大规模地增加,尤其是在过去的几年。

  这是利好的方面。不好的方面直接体现在估值越推越高,二级市场上面资产的价格在变高,在一级市场层面上资产的价格也在被推高,因为有大量的资本流入。尤其是在早期阶段,其实这种情况也不是在硅谷第一次发生,可能在2015年、2017年的时候就发生过。所以,这个时候可能就更需要我们作为投资人包括创业者,作为企业家,对于早期公司的估值、公司的价值有一个健康、理性和长线可持续发展的认识,不要被大量涌入的资本去将市场的平均价格推得太高,到后期可能会反噬整个公司的发展。

  主持人:李强先生,可以请你讲一下这方面的感受吗?

  李强:首先,巴菲特对宏观经济的认可非常好,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确实是货币是一个社会的血液,如果卡住了,这个事就没法干了。这次美联储的一些政策等等得到巴菲特的支持,确实给大家一个很好的定心丸。另一方面,确实从长远来看,能不能继续保持经济稳定地增长,对于政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的挑战蛮大的。刚才张璐提到资金价格的问题,实际上2020年上市的公司的总数已经超过了2000年上市公司的总数,应该是比较警觉的一个事情,同时一半以上的上市都是壳先上市了还不知道要投什么。从高科技公司上市这方面来讲,确实要引起大家的谨慎,泡沫有可能再过几个月,整个经济不错,但是高科技会有一个泡沫出现。这是一个我们非常担心的事。包括现在很多初创的公司的估值也特别高,reasonably  high,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壳公司,再加上疫情期间高科技的股票不错,就不断地往里砸钱。实际上本质来讲,我们觉得公司的估值高本身并不是一个问题,我们投资上要看它会不会涨得更高,如果创始人把它做得更好,我们不在乎它的估值高。关键是大量的钱涌入之后,造成不该创业的人、没有能力创业的人创业,或者造成一些没有能力管这么多钱的人管这么多钱,你管10个million跟管100个million有不同的区别。管人也是一样,管10个人,1个人就够了。管100个人,必须有10个人,每个人再管10个人。所以,大量的钱引入造成管理能力跟不上,造成大量的公司失败,这是我们作为投资人根本上要警觉的事情。估值稍微高一些,本身不是个大问题,大问题是管理能力问题。

  大家经常开玩笑,硅谷不缺人,更不缺博士,更不缺科学家,缺的就是CEO,就是谁能把这些资源管起来,把它执行起来,把事情做起来,Vision、Insight都要有,但是最后做不出来,光讲还是不行。所以,需要大家警觉的是,我们现在比较警觉,很多公司的估值确实高得不像样子,我们也是非常小心。

  主持人:好的,谢谢你的分享。沈瀚?

  沈瀚:我觉得估值偏高在有一些赛道在美国是非常明显的。举个例子,企业服务这一块,我有些朋友在这里面不管是做投资也好,做创业,有些公司刚刚融了第一轮,私下也会跟我透露一些融资的情况。有的公司的估值让人直接觉得世界上还有这么高的估值?

  一方面从我们自己做早期投资,能不能说把到位,说我们投进去的价格,到时候以那个价格退出,这里有很多变量。与此同时,创业整个生态圈从一块能够带动另外一块。具体来说随着企业互联网服务这方面价值的提高,让很多消费领域的创业团队的入门的门槛降低了很多。以前上一波做电商,亚马逊的年代,搞一个电商平台,可能要小十几号工程师搭建自己的服务器,压根儿没起来。现在有了亚马逊的AWS,它一堆的云端数据、大数据、人工智能、数据分析的服务,其实把这个门槛降低了很多。因此,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接下来的五年、十年,有很多商机在美国,其实跟中国有相似的,不管是消费升级也好还是消费下沉也好,尤其是美国这个市场因为足够多样化,人口分布又不均,人口变动等等,在我看来只要有需求没有被满足好,总会有人找出一些新的方式,把它做好,让用户满意。

  所以,这个里面在我们看来令人兴奋的是消费端的创新永远会持续发展下去。

  我前面讲到奥斯汀这边的公司,举个例子,有一个公司叫Bumble,不熟悉的朋友可以查一下,它是做线上男女交友的。美国有另外一家公司叫match.com,这个公司90年代就有了,兼并了一家又一家小而美的公司。在这个环境下你就会觉得怎么可能再来一家在线上交友这个赛道里做一个新的公司,果然就出了一家公司,今年还上市了。对于用户的洞见、观察力和团队自身的能力方方面面结合起来,再加上它们自己用到了很多现在市场上已经成熟的商业化的软件,能够把这个事情在5、6年的时间里面做起来做大。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这个话题跟大家都有一个很自然的共鸣,作为华人投资人,大家都会说中国的消费市场、消费互联网太红火了,很多到美国来的朋友都觉得美国市场落后了。我也是同样的观点,作为华人,亲自跑到中国去投资,需要体量足够大。但是从另外的角度来说,我们是时时刻刻在关注国内的消费互联网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自己有些LP也是当年在国内创业超级成功的人士。所以,我们其实是积极地把国内消费和消费互联网里的动向也好,认知也好,甚至是经验教训,有选择性地运用在我们在北美不管是投前的一些投资策略也好,或者是投后的一些对于被投企业的扶持、帮助也好,这种认识的转化在我们现在好几个被投企业的发展过程当中其实起着非常好的一个效果,这一块我倒是将来有机会跟国内的朋友,也希望有更多的交流和探讨。

中美投资人网络论坛4(下)-4:美联储和国会刺激促进美国经济发展对风投和创业产生何种影响?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