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甩卖资产,不撤离上海,没被其他房企收购。”川系房企蓝光发展(600466.SH)管理层明确否认了近来的公司传闻。

  2019年,蓝光发展宣布正式启用“成都+上海”双总部后,这家“川系黑马”也一度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销售金额突破千亿,成功跻身新晋千亿房企之列。

  但2020年以来,蓝光发展却进入发展困境。近日,有消息传出,在碧桂园服务(06098.HK)全盘接手蓝光嘉宝之后,融创中国(01918.HK)拟参收购蓝光发展,同时,万科(000002.SZ)、华侨城(000069.SZ)等多家房企正参与对蓝光发展的尽调,并或以区域为单位收购蓝光发展的旗下项目。

  4月26日,蓝光发展2022年6月4日到期利率11%的一笔美元债每1美元买价下跌15.6美分至68.2美分,创历史最大跌幅,也引发投资者担忧。

  4月27日上午10点,蓝光发展紧急举行投资人电话会议,董事长杨铿,常务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杨武正、副董事长兼 CEO 迟峰、CFO 欧俊明等管理层就近期外界对于公司的传闻集中进行了否认。

  适时引入战投

  电话会上,蓝光管理层否认了此前市场上沸沸扬扬的“蓝光将被其他房企收购”一说,并只是考虑项目层面引入合作,不会出让公司控股权,同时也否认公司总部将搬离上海。

  但杨武正承认,公司目前考虑在项目层面引入合作方,是以平衡公司短期现金流和长期发展考虑。

  “同行中也有引入国企或者央企、险资,大家的考量点肯定都有不同。公司也有考虑,但不是盲目决策,更不会甩卖公司。”杨武正表示。

  其表示,引入战投的出发点,肯定也是从全盘出发,寻求对公司发展有帮助,对公司增强竞争力有帮助的方案,根本目的是保证公司的长期平稳发展,对投资者负责到底。有比较确定进展的时候,公司肯定会遵循上市公司的规定进行披露。

  近日,蓝光发展相关负责人回应时代周报记者,公司CEO迟峰特别指出,“所谓”’蓝光撤离上海运营总部’是毫无根据的谣言。公司现在没有,未来也没有撤离上海运营总部的计划。且“长三角”城市群一直以来都是蓝光的重要战略部署区域,目前公司的战略发展、运营、营销、投资、产品设计、融资、品牌、数字科技等部门仍旧在上海总部办公。目前,其华东区域销售额达298.43亿元,为蓝光发展最主要的业绩来源。

  针对战投一事,蓝光方面并未给出明确信息,只是否认融创成为战投的可能,并称双方合作仍停留在项目层面的洽谈上。

  回溯过往,蓝光在上市前曾引入实力股东时,与“中信系”、“平安系”的关系颇为紧密,时代周报记者就相关情况向双方进行求证,但目前均未得到任何回应。

  泛海身影闪现

  4月27日晚间,泛海国际(00129.HK)以及泛海酒店(00292.HK)发布公告称,于2021年4月23日及26日,泛海国际购买人及泛海酒店购买人在公开市场上购买和骏顺泽证券 Languang 11 06/04/2022,总面值分别为1550万美元及750万美元,总代价(含应计未付利息)分别约为1160万美元及约为660万美元。

  此次债券发行人是和骏顺泽投资有限公司,担保人是蓝光发展,而和骏顺泽的成立,就是蓝光为了发行和骏顺泽证券,并将所得款项转借给母公司担保人或其附属公司或联属人士所用。

  对于泛海的火速出手,4月29日,一位投资圈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泛海并非蓝光关联方,不需要对购买蓝光票据进行公告,此次主动披露显得较为蹊跷。

  同日,另一位市场分析人士则认为,泛海此次购买蓝光的票据,大概率还是出于换手或是摊薄成本的考虑,并不是常规的投资考虑,此前泛海也购买过恒大、佳兆业等房企的美元债。“以目前泛海的身价,肯定做不了蓝光的接盘侠。”该人士表示。

  不过,在接连出售旗下迪康药业、蓝光嘉宝以及多个项目,再加上泛海支援中票之后,蓝光确实可以松下一口气。

  4月27日,蓝光发展首席财务官欧俊明表示,今年以来公司以自有资金偿还了债券共计35亿元,包括1月的中票7亿元,3月的公司债8亿元,以及4月的美元债4.2亿美元中约20亿人民币以自有资金偿还。

  “公司2季度剩余到期债券仅5月底的公司债6亿元,下一个债券到期较集中的阶段是三季度,而一二季度销售释放的现金流都会是三季度还款的有力支撑。如果资本市场转好,公司会作再融资安排。” 欧俊明称。

  对此,上海某地产智库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尽管情况有所好转,但蓝光仍然面临一些市场环境以及行业发展的困难。

  该人士认为,如果经营性现金流用于还债,可能会导致拿地投拓减少,蓝光或许下一步会继续出售项目。

不卖资产、不撤离上海、未被收购:蓝光发展否认传闻 将引战投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马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