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张瑜

张瑜解读政治局会议:政策基调稳定,核心词在均衡

  报告目录

张瑜解读政治局会议:政策基调稳定,核心词在均衡

  报告正文

  一

  惜字如金——面对“高”增速,却用“短”篇幅

  我们关注到一个细节,今年政治局通稿对经济的总结可谓是最惜字如金的一次,这次政治局通稿总结开年经济运行(第一段)仅有低调的98个字,过去五年平均是250字左右。

  整体而言,并无政策巨变,基本维持了去年12月政治局、去年经济工作会议、年初两会的基调措辞的连续性,温和为主,针对“不急转弯”的理解而言,我们认为略从“转弯”向“不急”倾斜。

  

  实质重于形式——强调对经济“高”增速形式之下“弱”部分的重视

  第一点理解,决策层评估经济仍在向好中。“六稳六保”改“三保”,同时提到“使经济在恢复中达到更高水平均衡”,也就是经济恢复仍在路上。

  第二点理解,决策层同时强调“好”中存在一些“弱”,希望经济可以好的更均衡更持久一些。一季度经济同比增速18.3%,剔基两年平均增速5%(低于疫情前、也低于去年四季度6.5%的增速),一高一低之间,显然前者是面子后者才是里子,整体而言政策主要以剔基数据的“里子”为决策依据,强调经济对“弱”部分(基础不稳固、恢复不均衡、预期不稳定)的重视。通稿强调“要辩证看待一季度经济数据,当前经济恢复不均衡、基础不稳固”、“要用好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推动经济稳中向好,凝神聚力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通国内大循环、国内国际双循环堵点,为‘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发展提供持续动力”、“固本培元,稳定预期,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使经济在恢复中达到更高水平均衡”、“促进国内需求加快修复”。

  第三点理解,关系到十四五持续动力和双循环的堵点指什么?我们认为是居民收入、服务业、低端消费、制造业投资(目前经济循环链条中恢复最弱的四个部分,却都是内需的核心持久力量,这些后续依然是今年结构性政策呵护和鼓励的部分,也是解决不均衡的关键目标变量),出口虽好,但出口决定权不在内部,是带有“可遇不可求”色彩的外生变量。

  

  货币财政表态中规中矩——货币没有收紧的措辞就是好消息

  通稿提及“积极的财政政策要落实落细,兜牢基层‘三保’底线,发挥对优化经济结构的撬动作用。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强化对实体经济、重点领域、薄弱环节的支持。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表态中规中矩,并无重大措辞和方向变化,财政延续预算体现的休养生息基调,“撬动”这个词本身含义就是用小资金尽量有大效果;货币政策措辞稳健,全球大宗价格和国内工业物价走高之下,市场一直担忧货币政策会有明显收紧,至少现在来看总量政策层面并无过度收紧的意愿。

  

  均衡的诉求很强——政策重点在恢复均衡

  目前的不均衡体现在四个层面,外需强内需弱(内外需不均衡)+生产强消费弱(生产消费不均衡)+PPI强CPI弱(通胀不均衡)+居民企业预期弱(预期不均衡)。

  这种不均衡有四个结果。

  首先,意味着经济恢复的内生动能不够健康和扎实,出口增速高位尚可掩盖一些问题,一旦出口回落,内需能否顺畅接棒保证经济平稳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其次,政策很难做总量松紧的大幅调整。货币政策紧不好就是滞胀,松不好就是累积金融系统风险。今年货币政策有可能是上半年不紧+下半年不松、全年总量紧平衡+结构性支持+结构性收紧的组合,方向性并不强。

  再次,由于不均衡之下货币很难总量明确收紧,为避免金融资产泡沫和系统风险,因此就更加需要结构上点式按压,地产今年政策或会持续加码,保证其不可过度吸收金融资源,是倒逼金融流向实体的必要手段,去年的三道红线+年初的信贷红线+本次专门提及防止以学区房名义炒房等,都是一脉相承的地产政策。

  最后,经济不均衡,资产底气就不够足,也意味着后续海外金融市场、经济及货币政策如有大变化,我们也需要警惕对内的情绪传染。

  

  债务风险处置机制与党政领导挂钩——人事变动虽是大年,但有机制应对,力保风险可控出清

  通稿提及“要防范化解经济金融风险,建立地方党政主要领导负责的财政金融风险处置机制”。今年是二十大前一年,从既往规律来看,今年是地方省级官员换届的大年,预计有40-50%的更换比例。建立地方党政主要领导直接负责的风险处置机制,大概率可以应对因人事更换、工作交接导致及时性不强或债务认可度边际变化的问题。我们依然认为下半年个券信用风险值得警惕,但由于处置机制与党政领导挂钩,预计风险出清可控。

  风险提示:海外疫情恶化超预期

  (本文作者介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