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海国际最好的结局就是土地拍卖成功,武汉CBD土地快速变现抵消负债;最差的结局是全部资产冻结,破产清算,土地被政府收回,被各路资本瓜分。”有投资者称。

  3月30日,泛海控股(000046.SZ)(下称“泛海控股”)发布公告称,经友好协商,各方同意将此前向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融资24亿元的融资期限延长1.5年,泛海紧张资金链略微得到缓解。

  两日前,泛海集团董事长卢志强刚刚就近期民生财富、民生信托出现的部分私募基金和信托理财产品未能如期兑付的情况发布了一封致投资者函。

  卢志强在函中提到,中国泛海控股集团及所属公司因融资偿还逾期等原因而引发了个别法律诉讼,正加快引进战投,计划将分别争取在2021年七月、十月、十二月三个时间点完成兑付。

  天眼查显示,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3月3日至3月11日期间6次被列为被执行人,累计执行标的57.23亿元。从事信托行业5年的陆丰(化名)对雷达财经表示,自己所成立的民生信托受损投资者维权群人数已达200左右,其中投资最少的人逾期金额也有100万,“目前的到期量,少说也有几十亿。”

  泛海集团的债务危机此前已逐渐显现,2020年三季报显示,泛海控股短期借款157.6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50.39亿元,但货币资金仅有188.68亿元。公司在2021年1月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亏损达30-40亿元。

  2020年1月,泛海控股正式换道金融业。一年多以来,民生信托频频踩雷,泛海系在地产和资本领域的多笔投资均遭遇“滑铁卢”,卢志强所在的泰山会也已经解散。对泛海来说,或许最危急的时刻,已经到了。

  民生财富、信托旗下多笔产品逾

  投资者最少亏100万

  据《致投资者函》,近期,泛海集团所属的民生财富、民生信托出现了部分私募基金产品和信托理财产品未能按期兑付,中国泛海控股集团及所属公司也因融资偿还逾期等原因而引发了个别法律诉讼。

  “由此给我们的市场形象和企业信誉带来负面影响,对此我深感内疚,并就此向每一位投资人诚表歉意。”卢志强表示。

  “我经商办企业已三十多年,但对近两年所遇到的困难估计不足,对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也有诸多反思和总结。我坚信,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定能共克时艰。敬请各位多多谅解,谢谢大家!”

  有业内人士认为,一向低调的卢志强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发布这样一封函件,说明民生财富和民生信托的舆论危机,已经到了不得不由实控人出面进行定调和平息的地步。

  有关民生财富、民生信托旗下的产品暴雷的消息,可追溯至2020年。

  这一年,民生信托被称为“坑王”,连踩多个业界知名大坑的同时,还被指开设“资金池”产品。

  年初,民生信托就紧急向北京第三中院请求对尚未到期的新华联26.8亿元信托贷款申请强制执行,后者由于债务危机,对还清这笔贷款已是力不从心。

  6月,武汉金凰珠宝80亿“假黄金”事件爆发,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四川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卷入其中,而民生信托对其提供的融资规模达40亿元。

  7月底,业内流传一份据称是来自泛海集团的名为“组合投资资产处置专题报告”内部邮件显示:民生财富尊系列资金池是目前市场中最大的私募资金池之一,要采取措施化解,否则实控人要承担法律责任。监管机构要求民生财富尊基金2020年底存量规模降至140亿以下,2021年6月降至60亿以下,2021年底归0。据媒体报道,尊系列基金投向为民生信托产品。

  9月10日,中建五局发布声明称,旗下子公司中建五局第三建设有限公司被名义、虚构交易事实、私刻三公司印章和天津华航供应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型材买卖合同》。民生信托以该虚假合同作为资产包发行了至信1095号信托计划产品。但该合同中加盖的印章系私刻。民生信托发行的至信1095号信托计划与中建五局无关。四天后,至信1095号信托计划提前终止。

  年底,民生信托的逾期兑付更是集中爆发。

  据网易财经旗下锋雳报道,2020年最后3个月,民生信托多个项目出现延期,包括至信516号、至信681号、至信828号等,据不完全统计,由民生信托作为原告的诉讼纠纷或发起的执行金额达156.328亿元。

  进入2021年后,类似问题愈演愈烈。1月,民生财富尊逸9号投资基金——也即上述尊系列基金出现逾期,民生财富表示“延期半年,泛海国际正在处置资产”,并在官网挂出声明函,驳斥了网传其不具备证券投资基金协会认证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且所发行的产品未在证券投资基金协会备案的说法。

  “民生财富年前就暴雷了,民生信托那个时候其实也出现了一些逾期的问题,只不过当时公司可能借到了一笔钱,就被部分掩盖了。从受损投资者的反映来看,3月15日左右是民生信托这边出现逾期比较确切的时间点。”自述从事信托行业5年的陆丰向雷达财经表示。

  陆丰称,自己平时会跟信托公司合作,代销一些信托产品,也会关注信托产品暴雷的相关事宜,并帮助投资者维权。

  “现在维权群里大概有200人左右,民生财富主要是民生尊系列和泛海尊系列,民生信托主要是启源系列、至信917还有一些其他的至信项目,范围很广。”

  根据陆丰的估算,目前的到期量“少说也有几十亿”,但具体还要看民生信托官方的统计。从投资者个体而言,投入最少的人也有100万放在信托里,“普遍项目都是300万起”。

  对于民生方面的回应,陆丰表示,“主要就是说在处置资产,给了一个延期方案,应该是1年,有部分项目就付了10%,有的就是在延期当中,没有兑付。暴雷了哪有给具体时间点的。”

  而民生信托方面则于3月30日发出了一封说明,称部分媒体对民生财富旗下基金的报道引用数据金额较大,但对具体投资情况表述模糊,指代不清。

  民生信托表示,“民生财富产品投资占比较低,且仅投资于个别项目”。公司方面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2月末,公司存续主动管理类信托产品共425个,价值1856.19亿元,其中民生财富管理的基金产品投资了5个,且“投资的存续金额少,占比低”。不过,民生信托并未披露民生财富投资的具体金额数目。

民生信托、民生财富接连暴雷 流动性危机逼近泛海

  陆丰认为,像泛海一类的民营金融机构,在国家对市场的管控力度愈发严格后,生存确实遇到了一定挑战。“像泛海的一些理财产品基本上都是去投资自己的项目标的了,因为给自己融资,所以可能不会去做尽调,风险性本身就存在,现在只是问题集中暴露出来了。”

  危局尽显 能否引入战投?

  截至目前,卢志强已经在商海沉浮了三十余年。

  1988年,卢志强在北京创立了中国泛海控股集团,20年后,“中国资本市场控制榜”上,卢志强已经以2609亿元的总市值,成为国内“市值第一人”。卢家也被业内称为“八大民营金融家族”之一,卢志强甚至有了“内地李嘉诚”的美誉。

民生信托、民生财富接连暴雷 流动性危机逼近泛海泛海系资本版图

  2014年,卢志强大手一挥,泛海系进军金融赛道,此后的三年内,泛海系斥资逾400亿元入主了民生信托、民生证券、亚太财险等国内外金融公司,并增持了民生银行的股权,借此迅速成为拥有全牌照的超大型民营金控集团。2020年1月,经证监会核准,泛海系旗下A股上市公司泛海控股的行业分类由“房地产”正式换道“金融”。

  然而,泛海系目前面临的债务危机也与高度依赖资本运作有关。

  在收购各项金融牌照的同时,泛海系还在国内外进行大举收购和投资,与此同时,其原有的北京、上海和武汉的地产项目却进展缓慢。行业人士认为,在自我造血功能不足的情况下,依旧疯狂举债扩张是泛海系如今面临债务危局的重要原因,一旦其得不到金融机构的青睐,就会如同军队失去粮草般脆弱。

  陆丰指出,在各个金融品种中,信托的牌照优势是比较明显的。“相当于银行,之前也一直被称为是影子银行,可以说是万能型的金融牌照,可以发放贷款,可以融资,可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类别很多……目前国内仅有68家信托公司……”

  如今,除了作为“粮仓”之一的民生信托旗下产品发生大批逾期,泛海系需要烦恼的事情还有很多。

  2021年1月30日,泛海控股公布业绩预告称,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亏损达30-40亿元,据天眼查,中国泛海控股集团在3月3日、11日6次成为被执行人,累计执行标的57.23亿元;3月22日,泛海控股旧金山项目遭分包商起诉,索赔2646万美元……

  据中国房地产报报道,去年以来,泛海控股就在不断处置境内外资产,想办法“自救”。今年这种动作更为频繁。

  今年1月份,泛海控股相继卖掉了武汉中央商务区一幅约8.4万平方米的土地、武汉万怡酒店以及宗地14B地块上商业、民生证券部分股权,共换回流动资金59.75亿元。但与庞大的债务相比,这些钱不过“杯水车薪”。

  卢志强更希望,能有实力雄厚的“白衣骑士”携资而来,帮他挺过这次难关。

  3月16日,回复投资者提问时,泛海控股称,“公司将加大力度推动落实金融子公司及地产核心平台的引战工作,继续加强核心资产盈利能力提升、境内外资产处置、资产负债结构优化等重点工作”。

  针对债务违约及应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多次联系采访泛海控股方面,但截至发稿并未获得实质性回复。

  一位泛海系人士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称:“民营企业生存现状都很困难,这是普遍问题。希望外部环境能好一些,要不然就更困难了。对于眼下危机,公司正在积极想办法,包括转让资产等,希望市场能多给些包容。”

民生信托、民生财富接连暴雷 流动性危机逼近泛海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唐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