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中国人保:2020年净利下滑超10%,信保业务再亏50亿,“财险一哥”多事之秋如何重回C位

  3月24日,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人保”)召开了2020年度业绩发布会。新一届领导班子首次集体亮相,除了公布2020年度业绩外,确定了公司战略发展方向由老人保向新人保转变,会上董事长罗熹着重强调“中国人保要重回行业C位”。

  从数据看,中国人保业务依旧以财险为主,但在信保业务巨亏的前提下,车险业务在车险改革大环境下亦难高速增长,而在五大上市险企中,中国人保寿险业务处于劣势,新业务价值体量较小,对中国人保而言,重回C位挑战不小。

  净利下降,监管处罚

  风险事件频发

  2020年报显示,中国人保全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5636.06亿元,同比增长1.5%;实现归母净利200.69亿元,较上年同期224.01亿元同比减少10.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18.67亿元,同比下滑13.4%。

  报告显示,公司受疫情以及全球经济大环境影响,加之气候年景偏差,信用风险凸显,金融市场波动加剧,引起保费低增长及净利显著下滑;赔付与费用成本支出增加直接导致现金流下滑。

  市场份额方面,人保财险、人保寿险、人保健康险市场占有率分别为31.8%,3%和1%,除人保健康险同比上升0.2个百分点外,人保财险和人保寿险较上期同比均有所下降。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人保财险市场占有率有所下降,依旧稳坐行业“财险一哥”位置。

  保费收入方面,人保财险、人保寿险、人保健康险分别实现保险业务收入4331.87亿元、961.88亿元、322.57亿元,保费收入仍然以人保财险为主,占比超7成。人保健康互联网健康险表现亮眼,保费收入位列人身险公司第一位。

  主营保险业务中,人保寿险业务保费出现下滑,年报解释称,受疫情影响期交业务增量低于预期,业务规模同比下降,以及公司转型需要,主动压缩中短存续期业务规模所致。

  盈利能力方面,人保寿险和人保健康险全年分别实现净利45.25亿元、0.36亿元,同比增加42.7%和9.1%;人保财险实现净利208.34亿元,同比下降16.4%。

  在疫情、经济下行、车改等综合因素作用下,使得报告期人保财险净利下降。其中,人保财险意外伤害及健康险、信用保证险、企业财产险出现业务承压,承保利润呈现不同程度的亏损,尤其人保财险信用保证险承保巨亏51.04亿元。

  在信用保证险业务增量上,规模同比下降76.8%。报告显示,由于疫情导致社会信用风险水平提高,存量业务逾期率上升,赔付成本同比增加;加之融资性信用保证险业务规模收紧,保费收入减少,整体信用保证险赔付率同比上升46.6%,费用率同比下降23.5%,综合成本率同比上升23.1%,导致承保狂亏超50亿元。

  业绩发布会上,人保财险总裁于泽回应,称信用保证险承保亏损主要系融资性信保业务风险长尾性所致。

  中国人保正值多事之秋。4月1日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通报,2020年第四季度保险消费投诉情况,财产保险公司投诉量人保财险以2518件居榜首,同比增长28.93%,而人身险公司投诉量平安人寿居第一。

  此前的3月25日,银保监会向中国人保子公司人保健康下发了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人保健康因两款产品违反销售试点规定,六个月内禁报新保险条款和费率等。

  而就在此前的业绩报告会上,罗熹刚对其取得的成绩赞誉有加,转眼就被监管处罚,也着实尴尬。矛盾点集中在康利人生两全保险(分红型)和福满人生两全保险(分红型)产品是否能与其他保险产品组合销售问题上。

  值得注意的是,人保健康曾对银保监会提出申辩意见,要求从轻或减轻处罚,不过这一要求遭到了银保监会拒绝。

  这并不是人保健康第一次被点名。在3月19日银保监会人身保险监管部曾发布关于近期开展产品监管“回头看”工作情况的通报。通报显示,各公司整体合规意识有所提升,但个别公司对产品合规工作重视不够,其中2020年人保健康被点名累计通报4次。

  银保监会人身险部门对人保健康出具产品监管意见函,责令限期改正并约见相关负责人,指出人保健康存在剖析问题浮于表面、人员问责流于形式等问题。结合该公司产品管理方面存在的其他问题,进一步督促公司深入整改的同时,将对其采取限制产品报送等监管措施。

  《资管科技》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1年一季度,中国人保财险和寿险因违规经营已被银保监会处罚405万元。

  祸不单行,不仅被监管部门处罚,风险事件频发也使得中国人保声誉受损严重。近期发生的6000万元邱县假保单案件,武汉金凰“假黄金”、广东玖富23亿元“坏账窟窿”风险事件,都与人保直接相关。

  6000万元的假保单案发生在人保寿险邯郸市邱县支公司,涉嫌假保单产品名为“团体年金B型分红保险”。1月份投保人在支取产品利息时,被告知无法取钱,随后拨打人保寿险客服电话查询,竟显示保单不存在。

  目前当地市、县两级政府均已介入调查,经核查,有些材料系伪造。县支公司相关负责人已被控制,事件仍在调查中尚未定性。

  国内最大的黄金首饰制造商之一武汉金凰珠宝公司,曾向多家金融机构质押了大量黄金进行融资。金凰珠宝发生违约后,债主将质押的黄金拿去检验,结果是假黄金!东窗事发后,武汉金凰实控人失联,公司退市,据悉涉案金额高达300亿元。

  这批黄金承保的保险公司就是中国人保,债主要求赔付时却被拒绝。2020年10月,陕西高院二审裁定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人保财险共同赔偿长安信托人民币8.21亿元。

  在上述业绩发布会上,人保领导层就“武汉金凰”案件表示,目前正由公安机关开展刑事案件侦查,公司涉及的民事诉讼尚未进行实体审理,后续将继续依法处理此案。

  此外,人保财险广东分公司与合作方玖富数科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北京玖富联银科技有限公司(合称“玖富”)因技术服务费争议互起诉讼,涉案金额约为23亿元。目前人保财险与玖富的诉讼管辖权异议官司终审裁定已由北京三中院审理。

  业绩发布会上罗熹直言,“风控事件反映了内部治理的问题。公司将强力推动公司内部治理体系的完善,搭建现代公司治理架构。发挥联动机制,由集团统一审计监督,强化IT系统的刚性管控,完善重大案件重大风险的内控预防和处置机制,严格执行风险合规责任绩效挂钩,同时坚持底线思维,提高风险预见预判能力。”

  重回C位的挑战

  4月1日,人保寿险免去傅安平党委书记、总裁职务,任命王文为临时负责人。3月中旬,人保财险总裁谢一群因年龄退休由副总裁于泽接任。同月陆健瑜先后因年龄和健康原因辞去集团独立董事、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及董事会提名薪酬委员会委员职务;华日新也因年龄原因,辞去公司非执行董事及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职务。2月,谢晓余辞任人保财险执行董事等职务。

  去年1月,人保集团原总裁白涛调任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出任董事长;副总裁唐志刚被调至中国信保出任监事长;去年4月,中国信保原总经理王廷科调任人保集团总裁,后续当选副董事长。

  业绩发布会上新一届领导班子首秀,中国人保新任董事长罗熹一举一动备受关注。罗熹1960年生人,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货币银行学专业,有资深的金融从业经验。先后在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担任副行长;罗熹和保险业缘起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简称“中国信保”),时任副董事长、总经理。后出走保险业担任华润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2018年重回保险业,2018年8月-2020年9月担任中国太平集团董事长。

  有业内人士评价称,罗熹做事风格强硬、雷厉风行。

  罗熹任职中国太平期间提出了“1个战略愿景”+“6项战略举措”树立了“共享太平”发展理念和品牌形象。新战略也成为了2018年后中国太平的发展方向。2019年中国太平集团保费,同比增长11.7%达2230亿港元,总资产同比增长22.2%至9000亿港元,投资收益率同比增长4.77%。

  经历了两个月董事长空窗期的中国人保,2020年12月15日公告称,银保监会已经核准罗熹担任中国人保董事长任职资格,同时将担任公司董事会战略与投资委员会主任委员。

  去年底,中国人保提出了卓越保险战略。战略核心是“1个战略愿景”+“7项战略举措”。通过两个方式实现战略落地,第一通过年度预算落实战略目标;第二实施战略项目,目前集团设计了42个战略项目。推动老人保向新人保转变,由老人保“承保+理赔”发展为新人保“承保+理赔+减损+赋能”,力争重回行业C位。

  不过目前形势下,人身险市场竞争加剧,财产险市场全面推进车险综改。其中信用保证险业务绝对是中国人保的一大挑战。

  历年财报显示,中国人保业务依旧以财险为主,寿险和健康险依旧是附属式存在,就规模而言,这两业务板块和财险相差甚远,很难在短时间内挑大梁。在车险综改大环境下,人身险担负重任。虽然人保寿险业务在“磐石计划”影响下,结构有所改善,但保费收入却有所下降。

  2020年上市五大险企寿险保费增速总体呈现两升三降分化态势,除新华保险中国人寿保费收入同比有所上升外,平安人寿、太保寿险和人保寿险保费收入均为负增长。

  国泰君安非银刘欣琦团队认为,新华保险、中国人寿得益于规模价值并重,全年实现保费正增长;中国太保、中国人保和中国平安核心聚焦价值,疫情影响下价值保费受挫严重,全年保费负增长。

  2021年1月寿险保费增速,五大上市险企除了中国平安外,其余均实现正增长。增速排名依次为中国人寿(13.13%)、新华保险(12.79%)、太保寿险(8.79%)、人保寿险(3.93%),人保寿险处于劣势。

  在寿险退保率层面,财报数据显示,中国平安、中国人寿、中国人保、新华保险、中国太保退保率依次为1.7%、1.09%、11.8%、1.5%、1.2%。其中,中国人保寿险的退保率最高,且13个月保费继续率为86.5%,较上年末下降5.3个百分点。

  从新业务价值角度横向对比来看,上市五大险企新业务价值依次排名为中国人寿583.73亿元、平安寿险和健康险495.75亿元、太保寿险178.41亿元、新华保险91.82亿元、人保寿险和人保健康总计61.32亿元。与其他上市险企相比,中国人保寿险新业务价值体量仍较小。

  在信用风险保险业务层面,中国人保副董事长、总裁王廷科表示,人保集团在类金融业务和信保业务方面面临的风险跟行业有一定关系。信用险业务风险敞口大,尾部风险比较高,周期性特点强,盈利难度极大,特别是信用保证险如果没有客户穿透,仅凭平台撮合,又不具备信贷主体所达到的评级水平,风险就更加突出。

  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就人保信保业务表示,“对于人保财险来说,当前要加强存量信保业务的风险管控,做好风险预警,同贷款人合作加强逾期贷款催收,强化代位追偿”。

  2021年1月,中国人保财险业务保费同比微增1.15%。刘欣琦团队认为,财险保费缓慢增长,车险和信用险为主要制约因素。

  一方面车险综改影响持续释放,根据乘联会数据披露,2021年1月国内乘用车零售销量同比增长25.7%,尽管新车销量大幅增长,但车险保费受制于车险综改的车均保费下降承受较大压力,中国人保和中国平安的车险增速分别为-11.4%和-18.6%;另一方面,信用保证险出清影响预计进入最后一年,中国人保单月信用险同比-84.2%。

  对于财险业务未来的发展,于泽强调,车险方面公司坚持业务结构调整,降本增效,效益发展,在盈利基础上结合市场,继续保持行业地位;非车险方面实行战略性扩展,合理配置资源,开源节流两手抓。

  最新发布的《财富》世界500强榜单显示,共有56家险企登上世界500强榜单,其中来自中国大陆的有7家,中国平安排在21位,中国人寿排在45位,中国人保排在112位。

  罗熹表示,中国人保到2025年,全集团营业收入要在全球可比保险公司中进入前列,财险主要指标要成为全球第一。至2035年,跻身全球可比保险公司前三位、财险所有指标成为全球第一。

中国人保多事之秋:卷入6000万假保单案 如何重回C位?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赵子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