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领袖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CF40:减持美债是避免被美国“薅羊毛”的良策吗?

  内容提要

  美国大规模经济刺激带来的通胀、债务和金融稳定风险等危机成本有可能向全球各国转嫁,中国等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被“薅羊毛”的可能性。

  有观点认为,为防止外汇储备缩水,不被“薅羊毛”,应该减持美国国债,买入黄金、大宗商品等资源品,或者将外汇储备用于国内。

  首先,考虑到仓储容量、价格波动、收益率、投资专业性等因素,外汇储备不宜大量购买资源品;其次,如果外汇储备用于国内等同于投放基础货币,将打乱我国货币政策节奏;最后,美元仍是最重要的国际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我国需要保有适当的美元资产用于参与世界经济和金融活动。

  政策建议:外汇储备投资继续坚持安全性、流动性和收益性,在此基础上适度优化资产配置结构。要避免被“薅羊毛”,就必须实现我国对外资产更大比例的市场化配置,“藏汇于民”。 同时,扩大内需、增加汇率弹性,保持国际收支大体平衡,外汇储备规模基本稳定,促进市场主体对外投资稳步增长。

  美国大规模经济刺激的成本可能向全球各国转嫁

  在美国大规模经济刺激,以及新冠疫苗广泛接种的推动下,美国经济的复苏速度将超过欧洲、日本等发达经济体。美国经济加速复苏对全球经济能起到很大拉动作用,但大规模经济刺激带来的通胀、债务和金融稳定风险也不容忽视。

  通胀压力。大规模财政刺激可能会造成美国短期通胀上升,但不会形成较为恶性的通货膨胀。美联储大概率不会对目前通胀率上升做出反应,经济和就业持续改善是当前主要目标。美国消费复苏带动全球商品需求,原油等大宗商价格上涨,通胀压力在一定程度上由世界各国分担。

  债务风险。美国大规模刺激方案的背后,必然伴随着巨大的财政赤字和债务压力。目前,美债总额已经突破28万亿,高出GDP约30%,且还在不断增加。有观点认为,美国利用美元霸权地位,一边“无限量化宽松”印钞,一边“增发美债”借款,通过“左手倒右手”的方式转嫁危机成本,收割全球财富。

  全球金融稳定风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告全球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脱节仍在延续。疫情以来,美国财政货币“大放水”,过剩的流动性流向房地产和全球金融市场,推高了金融资产价格。一旦投资者重新评估全球经济增长前景或政策展望,全球资产价格或将面临回调风险。

  减持美债并非避免被“薅羊毛”良策

  鉴于美国巨额的财政赤字和不断扩大的国际收支逆差,美元将呈现出短期升值、长期贬值的趋势。中国等新兴市场经济体可能被美国“薅羊毛”,主要通过两种方式:

  一是全球资本回流。美国经济加速复苏,通货膨胀回升,前一阶段从中国获利的全球外资因此大量流出。

  应对此种被美国“薅羊毛”的最佳方式,是保持足够的汇率弹性,让汇率充分发挥稳定器的作用。→详情

  二是外汇储备缩水。如果美元贬值,将使得大量持有美元和美元资产的国家财富缩水。

  有观点认为,为防止美国通过美元贬值“薅羊毛”,我国应该抛售美国国债,减持美元资产,在全球大规模买入黄金、石油、农产品等资源品。还有观点认为可以将外汇储备用于国内,例如转借国内社会保障基金等。

  首先,投资黄金、大宗商品等资源品需综合考虑市场容量、仓储运输、价格波动、流动性、成本和收益等因素。

  从历史数据来看,投资大宗商品的回报率和风险水平并不优于投资金融产品,也不符合我国外汇储备投资的“安全、流动、收益”的三原则。

  如果我国大规模采购大宗商品,会打破市场的供需平衡,迅速推高价格,可能推动输入型通胀加剧。未来如果投资有回报,意味着大宗商品价格继续上涨,我国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消费国和进口国,为这些投资回报买单的主要还是中国企业和居民。

  因此,外汇储备不适宜用于大规模购买资源品。资源品购买、储存和投资更适合专业的市场主体进行,所需外汇通过市场化方式获得,如果外汇市场出现供需缺口,再考虑通过外汇储备进行调节。

  其次,外汇储备是央行付出了等值的人民币负债(即外汇占款)形成的资产。

  外汇储备如果用于国内等同于投放基础货币,因为拿到外汇的市场主体会再次将外汇换为人民币才能在国内使用,形成人民币的“二次投放”,造成大水漫灌,严重打乱我国的货币政策节奏。

  外汇储备用于国内还将使得央行资产负债表出现重大缺口,影响央行货币政策的公信力,并引起人民币币值波动。

  最后,近年外汇储备中的美元资产占比已经明显下降。

  根据外管局公布的《国家外汇管理局年报(2019)》,在外汇储备货币结构中,美元占比从1995年的79%下降至2015年的58%,非美元货币同期从21%上升至42%。

  在中美贸易摩擦和美国金融制裁风险的背景下,美元资产在我国外汇储备中的占比可能又进一步下降。

  继续压降美元资产需充分权衡得失利弊。

  其一,外汇储备最重要的是确保安全性和流动性,同时尽可能地提高储备资产收益率。

  目前,国际上确实面临“资产荒”问题,低风险、高流动性、高收益的优质资产不足。投资美国国债虽然存在风险,但美国国债相对于欧洲、日本、英国和新兴市场国家的资产,仍然是相对更加安全、流动性更好,同时投资回报率更高的资产。

  其二,在外汇市场高度敏感的情况下,如果我国在美国二级市场抛售美元国债,会使得美元汇率下跌,进一步加深我国外汇储备剩余美元资产的汇率风险。抛售美元资产除了带来贬值损失外,还可能进一步恶化中美两国的双边关系。

  其三,美国拥有最大的金融市场,美元是最重要的国际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仍将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起着主导作用。短期内,欧元、日元、人民币都难以撼动美元“霸权地位”。

  我国需要保有适当的美元资产用于参与世界经济金融活动。美元在一定时期内恐仍是我国外汇储备的首选币种,美元资产所占比例仍将维持在较高水平。

  通过市场化配置外汇资产以分散风险

  外汇储备投资仍应坚持安全性、流动性和收益性,在此基础上适度优化资产配置结构。

  我国外汇储备规模目前适度,对应的投资应坚持外汇储备管理的初心和使命,也就是安全性、流动性和收益性。要求外汇储备投资追求更多的其他目标,既不利于外汇储备的经营管理,也很难实现其他目标。

  从资产多元化角度出发,外汇储备资产结构可以适度调整,例如扩大对外股权投资,提高资产收益率。

  拜登政府正在为大规模重建美国基础设施筹资,包括高速公路、铁路、电网等,外汇储备投资也可以通过适当方式参与其中。

  在经济加速复苏和美债发行预期下,美债收益率再度上涨并突破1.76%,且仍有上升空间。

  虽然美债收益率有限,但在美欧日等主要发达经济体接近零利率的背景下,美债收益率相对而言并不低,安全性和流动性最有保障。我国在合适的时点阶段性地增持美债也可以成为短期的投资策略。

  要避免被“薅羊毛”,就必须实现我国对外资产更大比例的市场化配置,“藏汇于民”。

  “藏汇于民”并不是市场“瓜分”外汇储备,而是让更多的市场主体通过市场方式获得外汇,并根据需要自主配置境外资产,这样更有利于发挥市场主体的长处。

  市场主体分散的决策可以满足各自的不同需要,作出有利于自身的避险安排,在宏观上还可以分散风险。同时,在制裁和地缘政治风险突出的情况下,民间分散的对外投资目标更小、更隐蔽也更容易调整。

  避免被“薅羊毛”还需要控制好增量,扩大内需、增加汇率弹性,保持国际收支大体平衡,外汇储备规模总体稳定,市场主体对外投资有序增长。

  我国对外资产积累的主要来源是经常账户顺差,2005-2020年我国累计经常项目顺差达到3.5万亿美元。

  短期来看,美国大规模刺激有利于中国出口,我国经常项目顺差可能会继续扩大,进而导致外汇储备被动增加,境外资产矛盾更加突出。

  中国经济发展正处于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要加快推动结构性改革、扩大内需,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保持国际收支大体平衡。

  这样,一方面可以保持外汇储备规模总体稳定,另一方面也有利于稳定市场主体的持汇意愿,有序开展对外投资。 

  (本文作者介绍: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是一家非官方、非营利性的专业智库,定位为“平台+实体”新型智库,专注于经济金融领域的政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