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京商报

  2021年,信托行业的历史风险仍在加速出清。4月6日,北京商报记者从研究机构处获得的最新监测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信托行业共发生65起违约事件,虽然违约数量较2020年一季度进一步攀升,但违约项目金额却较去年同比下降33.69%。在风险暴露加速出清的过程中,今年一季度,信托行业罚单也创下历年之最。在分析人士看来,伴随信托公司治理机制的改善及经营管理水平的提升,叠加严厉的外部监管,预计后续信托产品违约情形有望走低。

  数量攀升金额降低

  信托行业因疫情影响导致的延期、违约案例仍在增加,4月6日,根据用益信托最新监测数据显示,2021年一季度信托行业共发生65起违约事件,违约金额达278.28亿元。

  1月违约数量最高,当月共发生27起违约事件,违约金额达到约98.29亿元;2月违约数量出现下滑,当月共有21起违约事件,违约金额约为81.87亿元;时间进入3月,虽然违约数量进一步降低至17起,但当月违约金额却达到一季度最高,约为98.42亿元。

  从统计的数据来看,信托产品发生违约依旧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和工商企业领域;一季度,房地产领域共发生20起违约事件,违约金额高达约115.76亿元,排名第一;违约大户还多存在于工商企业,一季度共发生15起违约事件,违约金额约为98.31亿元;基础产业虽然违约数量较高,达到18起,但违约金额较低,一季度基础产业违约金额约为34.87亿元。

  时间拉回至2020年一季度,信托行业共发生62起违约事件,违约金额达到419.67亿元。同比来看,虽然今年一季度信托行业违约数量出现攀升,但违约金额已大幅降低。

  谈及今年一季度信托行业违约表现,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可以看出,信托产品违约规模大幅下滑,表明信托行业风险逐步得到释放;伴随信托公司治理机制的改善及经营管理水平的提升,叠加严厉的外部监管,预计后续信托产品违约有望走低。

  罚单创历年新高

  在风险暴露加速出清的过程中,罚单也伴随着违约事件而至,今年一季度,信托行业罚单也创历年之最。北京商报记者根据银保监会行政处罚信息统计发现,开年以来共有大业信托、天津信托、浙金信托、四川信托、长城新盛信托、苏州信托、国通信托、中建投信托、中信信托9家信托公司被罚,合计罚款金额达到4025万元,远超去年同期的1500万元,创下历年新高。

  最近收到百万级罚单的是大业信托,3月29日,广东银保监局公布了一则行政处罚信息,大业信托因结构化证券投资信托产品杠杆比例违反监管要求、违规开展个人信托贷款业务、违规开展银信合作业务被罚115万元。同时监管将双罚制落到实处,该公司两名相关责任人被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和警告。针对被罚问题后续整改措施,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大业信托方面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在众多罚单中,四川信托被罚金额最高,为3490万元,刷新被罚金额新高。该公司因将管理的不同信托计划投资于同一项目、穿透后单个信托计划单笔委托金额低于300万元的自然人人数超过50人、违规推介TOT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13项违法违规问题被罚。

  百万级以下的小额罚单中,中建投信托存在“贷前贷后审查不严导致大额信托贷款资金回流借款人他行账户并最终导致贷款资金用途与信托贷款合同约定不一致”等问题;国通信托因信托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资金池垫付风险项目未按要求计提减值准备被罚;苏州信托存在信贷资产转让严重违反审慎经营原则。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罚单数量与近年来监管严格执法常态化有关,也与风险项目暴露高度相关,风险项目暴露的过程中,往往伴随着监管介入惩处的过程。随着风险出清的高峰期今年的罚单预计也会保持高位,但呈现前高后低的过程,这个状态预计会持续多年,信托行业资产质量在2022年后将有持续加速改善迹象。

  帅国让进一步指出,罚单创历史新高,表明严监管态势未变,同时也说明信托公司在以往展业中存在违法违规的事实,忽视对风险的防范以及公司治理存在混乱现象。预计未来强监管依旧会持续,罚单依然会存在。

  增强中后台体系建设

  回顾信托行业的监管路线图,2017年银保监会开启了打击违法违规行为整治市场乱象活动,彼时,信托行业就被纳入其中,2017年监管重点关注股东是否直接或间接通过信托资金向保险公司投资问题。

  2018-2020年三年内,对于信托行业的监管范围进一步扩大,2018年监管重点关注理财资金通过信托产品投资于权益类金融产品或具备权益类特征的金融产品,但未严格执行合格投资者标准等问题。2019年监管主要对信托行业房地产业务存在四证不全、资金不达标、明股实债、应收账款等变相提供融资违规乱象做出了禁止。

  在2020年的专项整治中,银保监会突出整顿的领域仍然在房地产领域,主要增加了以向开发商上下游企业、关联方或施工方发放贷款等名义将资金实际用于房地产开发,规避房地产信托贷款相关监管要求。

  在分析人士看来,2021年是信托行业严监管持续深化的一年,持续了多年的粗放增长不再具有可持续性。

  “当下信托公司已在监管的业务指导下积极谋求转型,多数市场化公司在提升自身资本实力,加强变革期的应对能力,改善人员构成和组织构架,不断推进自身投资类业务能力的提升。”廖鹤凯直言,信托公司要改变粗放经营的思路,转换发展思路,摆脱赚快钱、容易钱的路径,更多地提升服务意识,做好服务信托的文章,服务好实体经济,做大做强财富管理业务;要更多地发挥智力密集型企业的优势,按照监管规划缩减摆脱影子银行业务和通道业务的规模,增加风险管控能力以及中后台体系的建设,才能在资金密集的行业中突出重围。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 单季65起违约 信托业风险加速出清
单季65起违约 信托业风险加速出清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何松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