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714高炮”暴力催收:2万元借贷者被逼自杀!

  记者:刘希平

  低费率、快速放款、低息、最高可贷10000元……

  这是“186快贷”、“金银花呗”两个网络贷款平台曾经对外打出的宣传广告,推出这两款网贷APP的是江苏省南京市两家科技公司。

  2021年2月24日,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套路贷”案件作出二审判决,孟凡健等人利用自主研发的网络贷款平台以现金贷方式,向社会不特定人群实施“套路贷”诈骗及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记者调查发现,2019年,央视315晚会曝光了“714高炮”平台的乱象,直指其“要钱不要命”,“714高炮”由此开始进入大众视野。孟凡健等人推出的这种借贷周期极短,利息极高的网贷方式,就是“714高炮”模式。

  “714高炮”是如何敛取钱财?其背后又衍生了怎样的产业链?随着孟凡健等人涉嫌诈骗、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的二审宣判,“714高炮”网络暴力下的敛财产业链慢慢地浮出了水面。

“714高炮”暴力催收:2万元借贷者被逼自杀

  研发网贷APP实施“套路贷”

  成立科技公司,开发网贷APP平台,然后招募人员实施网贷业务,这是孟凡健的“创业计划”。

  现年31岁的孟凡健,南京市人,大学毕业后他看中了网贷带来暴利的“商机”,他先后成立了南京闪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南京单元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从事网络放贷业务。他的目标就是通过“714高炮”模式,向社会不特定群体放贷。

  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714高炮”网贷平台通常以贷款额度高、无抵押、放款快等优厚条件为诱饵,通过虚假宣传诱使借款人在平台上借款,但在放款前却并不明确告知借款人借款的实际额度,待借款人完成了所有信息录入、上传通讯录、缴纳了高额费用后才以各种理由告知借款人只能借到额度较低的金额,与一开始宣传的高额贷款额度大相径庭。

  网络放贷首先要搭建放贷平台,孟凡健在成立科技公司之初,由于技术力量薄弱,他们只能在外购买一些网贷APP,如“闪电花”、“心享钱包”、“小李飞刀(降妖除魔)”、“借钱花”等APP放贷。后来随着公司规模的壮大,孟凡健等人开始招募技术力量自己开发网贷APP。

  大学毕业的翟万鹏、李达等人随即加入了孟凡健的公司,并组建了技术开发部,专门研究开发网贷APP。很快,他们开发出了“180快贷”、“借钱呗”等11个网络贷款APP。后因投诉较多,“180快贷”、“借钱呗”两款APP后改名为“186快贷”、“金银花呗”。

  据悉,“186快贷”、“金银花呗”两款网络贷款APP,以“低费率、快速放款、低息、最高可贷10000元”的宣传内容诱使被害人贷款,然后以扣除服务费和利息的名义恶意减少放款数额,与被害人签订金额远高于实际贷款的虚假借贷协议,被害人实际到手数额只有贷款额度的56.4%-65.8%,贷款期限为6-7天,复贷次数越多,贷款额度越高,服务费也越高,以此导致借贷人不断垒高债务。

  服务费接近贷款金额40%

  杨某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看到了“186快贷”宣传广告,广告中的“下款快、无抵押、低利息、急速审核”等字样,让杨某印象深刻。

  2019年,杨某父亲得病治疗需要用钱,因为手头并不宽裕,杨某无法支付父亲的医药费,便想到了“186快贷”。

  于是,杨某按照要求在“186快贷”APP上填写了相关资料,并先后在“180快贷”贷款11次,总贷3.5万元,可实际到账只有2万元。

  “第一次贷款被扣了600多元,催收人员说是服务费,但没有说具体有哪些服务,也没有提供实质性服务。”杨某说,借贷服务费已快到贷款金额的40%。

  2019年9月,曾某与“180快贷”签订《个人贷款服务协议》,约定曾某贷款金额4000元,合同期限6天,服务费1360元,利息235.2元,放款日为2019年9月7日,还款日为2019年9月12日。

  曾某透露,网贷平台服务费项目“五花八门”,包括手机APP下载、实名认证、运营商认证、第三方接口、大数据风控接口、银行卡四要素认证接口、更新验证费、撮合服务费、账户管理费、平台维护费等。

  “这个网贷平台逾期还款罚息也很多,若未在还款日当天24时前还款,视作逾期,还款日次日起首先收取逾期费120元,然后每日收取合同金额2%的罚息。”曾某说。

  2019年8月16日至9月7日,曾某总计贷款5次,贷款金额共计15300元,实际到账9208.32元,前两次贷款周期7天,后三次贷款周期6天,每次还款后贷款额度会增加,相应的服务费也会增加。

  同样在“180快贷”贷款的还有高某。他第一次贷2000元,到账不到1300元,第二次贷2400元,到账不到1500元,第三次贷2900元,到账1700多元。周期7天,第6天开始,他便接到了催收电话,

  “钱到账时就已被扣除服务费,快到贷款金额的40%,但服务费具体包含哪些没有说,没有提供实质性服务。”高某说。

  法院审理查明,孟凡健和他人成立两个公司时注册资本共计465万元,一年后诈骗罪违法所得达到了890多万元。

  惯用“爆通讯录”暴力催收

  有受害者透露,借款人深陷“套路”逾期后,此类公司将通过线下暴力或“软暴力”催收,要求被害人偿还虚高债务,通过电话、微信、短信等渠道对被害人及其亲友进行辱骂、恐吓、骚扰,并以不还款将影响征信、打爆借款人通讯录、群发隐私及发送侮辱信息等言语相要挟,逼迫被害人偿还所谓的“债务”,严重影响借款人的工作和生活。

“714高炮”暴力催收:2万元借贷者被逼自杀

  那么,这些网贷平台又是如何获取借款人通讯录等个人信息的呢?

  该犯罪团伙成员案发后向法院交代,网贷APP软件里面有三种获取信息的方法,一种是通过软件安装时获取权限,包括手机里面保存的短信记录、通话记录、通讯录、位置信息;第二种通过商汤公司提供的SDK,在安装时获取摄像头权限,在用户根据软件提示进行面部和身份证扫描后,照片就会上传到商汤后台,再由他们的后台进行人脸和身份信息对比确认后反馈给公司软件的后台;第三种是通过易城公司提供的方法和参数,根据软件界面上用户填写的手机号码、运营商服务密码、动态密码来爬取用户所有的历史通话和短信信息,包括用户本人已经删除的短信和通话内容,以及通话和短信的详单分析报告,通话次数和短信次数的数量排序。易城的“爬虫”在爬取用户信息时不会提示用户需要权限,也不会告诉用户填写运营商服务密码和动态密码的目的和能够获取的数据。

  经法院审理查明,“186快贷”、“金银花呗”两款网络贷款APP共获取公民个人信息298080条。

  被害人高某证实,在办理网贷时,要提供手机运营商密码和勾选手机应用权限,比如通信录、通话记录和短信记录。贷款时要勾选一个贷款协议才能进行下一步。

  对于一些逾期未还款者,孟凡健等人会将逾期未归还贷款的催收业务外包给专业催收公司进行催收。这些催收人员根据窃取来的个人信息,采取各种形式进行催收,而“爆通讯录”成了他们惯用的催收手段。有的借贷者在深感压力之下,产生了自杀的倾向。

  万某曾在“186快贷”等网贷平台借款2万余元,后因无力偿还,催收人员在电话里威胁她,万某承受不住压力自杀,幸好及时送医院,万某才被抢救过来。

  2019年9月,受害人高某也不断接到很多黑龙江大庆催收电话,说其女儿赵某在网上欠钱,不还钱就到家里弄死赵某一家。赵某因贷款被催收曾吃药自杀,高某最后只好自己拿钱帮赵某还清了网贷平台的贷款。

“714高炮”暴力催收:2万元借贷者被逼自杀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戴菁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