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回港二次上市,B站为什么会是一个资本“幸运儿”?

  文|Tech星球  李晓蕾

  2021年仍旧是互联网公司排队上市的一年。

  除哔哩哔哩、百度、汽车之家、微博、携程等传出将在香港二次上市外,还有包括京东物流、奈雪的茶、知乎、哈啰出行、怪兽充电、水滴公司、喜马拉雅、Keep、网易云音乐等均在等待上市的名单中。

  上一次,如此大规模的上市热潮还是2018年。这一年,中国企业赴美国上市数创历史新高,48家,这个记录一直保持至今。而从今年目前已公开的IPO消息来看,2021年必然会是一个IPO大年。今年仅开年头两个月,单是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数量就已经超过12家,是2020年全年的三分之一。

  有趣的是,这其中有一家公司,两次的上市节点都恰好踩中了资本热潮期。3月11日,腾讯《一线》报道称,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于昨天下午通过了港交所聆讯,B站此次集资规模预计为30亿美元(约233亿港元)。

  相较三年前,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B站,影响力,市场竞争力都难及今日。但上市第三个月,B站股价就实现翻番,三年的时间过去,B站股价翻了10倍。如今,紧随百度其后,B站将成为又一家从美股回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

  IPO又一次火爆起来,这一次,B站为什么又做了幸运儿?

  2018年:赶在泡沫前

  2018年3月,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时,正处于2011年之后,资本的又一次热潮期。

  这一年被称作“科技股IPO元年”,中国公司迎来“赴美小阳春”,中国企业赴美国上市数也创历史新高,共48家通过IPO。这个数字在2017年仅为24家,2016年为10家,2019年也仅为32家,2020年则为34家。

  但在2018年末,美国三大指数均创十年来最差年度表现,其中,道琼斯指数和标准普尔500指数均创下1931年美国大萧条以来最差的12月表现。A股大跌25%,美国纳斯达克指数也进入熊市。

  美股大跌,直接导致那一轮的资本风潮落下帷幕。在那之后,美股上市公司基本都属于流血或者上市计划搁浅,“上市即破发”成为一种IPO现象。

  2019年大年三十上市的猫眼电影,创办以来就持续亏损、直到上市时现金流仍为负,上市即跌破发行价。当时正值新经济公司扎堆赴港上市,影视行业规范税收等大背景,猫眼电影在众多新经济公司中明显竞争力不足。

  蔚来则在新能源造车市场尚未明朗时选择上市,2019年,蔚来因巨额亏损、裁员30%、此外品牌电动车还发生自燃事件,召回车辆等因素,股价长期在1美元左右徘徊,面临破产危机。蔚来作为国内的新能源车代表,在股市的危机直到2020年才有所好转,此时,国内电动车市场逐渐普及,蔚来的产量也才渐渐跟上。

  在并不理想的市场大环境中,投资者更会关注有想象空间的公司和股票,对有投资价值的公司的需求也会愈发强烈。

  上市时的B站,虽定位为文化社区,但营收大头却是游戏业务,占总营收83.4%,这一点,在当时并不被看好。但陈睿很坚定,2018年的B站,“需要更大的平台,更高的杠杆,更广的知名度。”

  从当时的外部环境来看,同属视频领域的爱奇艺紧随B站,在B站上市敲钟的第二天,在纳斯达克正式上市。媒体评价这次“撞车”敲钟称,B站和爱奇艺代表着中国网络视频娱乐的两条发展限量,B站被看作是“小众文化的精神家园”,而爱奇艺则是坐拥超5000万付费会员的长视频龙头。

  从2019年跨年,B站推出“最美的夜”新年晚会开始,属于B站的破圈之路才正式展开。从动画、漫画和游戏内容起家的B站,如今无论用户数量还是内容生态,都早已经不能用“小众”来定义。

  事实上,B站上市,无疑获得了超过此前更大的市场关注度,也为B站赚来了一笔可供他们完成“全方位的在线娱乐世界”愿景,搭建更丰富的内容生态的资金。拿动漫这一内容品类来说,2018年,B站上市时,动漫在国内受追捧、新经济概念在美股方兴未艾,各大视频平台发力动漫,B站在动漫领域将面临竞争。

  自媒体ACGx在2019年的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上线的国产网络动画约为68部。其中有32部动画在单一平台独播,将近一半。这意味着,平台购买新番引流,逐渐延伸到了投资国产动画上。而无论是购买新番,还是投资国产动画,本质上都需要靠资本竞争。

  对因二次元文化而被熟知的B站来说,行业竞争到了新的格局,他们已经无法关起门来,靠现有的资金和影响力让平台更快速健康地成长。上市几乎是2018年的B站,在当时的市场竞争格局中,可以获得最大优势的途径。

  小破站需要更多资本

  对大多数企业来说,返港上市是获得新一次IPO募资的最佳窗口。据新浪财经报道,B站集资规模预计30亿美元(约233亿港元)。B站在现阶段的高位二次上市,对公司融资也更加有利。这也与B站现阶段发展状况所需要的市场和资金支持有关。

  拿2020年来说,无论是推出《后浪》三部曲,综艺《说唱新世代》、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还是拿下S10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直播权,所指的都是B站在朝向一个综合性视频社区发展。

  视频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就在于内容的丰富度、独家性。这也预示着,B站需要拿到更多的资金支持,以重仓内容。

  客观上,B站自身生活区、科技区等分区的陆续壮大,也隐隐展现出了用户对于内容品类增加上的需求。

  PUGV(专业用户创作视频)是B站的内容生态核心,但这之外,OGV(专业机构生产内容)内容也是重要部分。而OGV的背后,指向的正是高成本。尤其是,随着B站在用户层面的不断破圈,提供更多的OGV内容,对B站来说是必需且必要的。

  正因此,这几年,从动画到综艺、纪录片等,“MADE BY BILIBILI”的内容愈也越来越多。同时B站也在不断补足电影和电视剧资源,提升内容丰富度。

  许多B站原生动漫爱好者,都把国创区看作是B站有别于其他视频平台的瑰宝。实际上,国创区成立以来,B站就在强调“MADE BY BILIBILI”,近三年来,B站共发布了86部新作动画,其中50部改编动画,36部原创作品。

  国创区仰赖较高的内容投入成本,目前回报上算不上十分理想。去年6月,B站十一周年的演讲上,陈睿曾坦言,“国产动画大部分也是收不回成本的,这也是B站去年亏损了13亿人民币原因之一。但是我们对国产的动画和游戏的支持会一直持续下去。”

  要知道,B站国创区月活用户已超过番剧区,成为B站第一大OGV品类。国创也为B站实现了一部分回流,根据2020年全年财报,《元龙》《仙王的日常生活》《灵笼》以及去年10月播出的《天官赐福》等作品,不断为B站创下用户拉新及付费转化的新纪录。

  按照B站的发展进程,下一个阶段,必然要撬动更多资金,来构筑一个更为坚固的内容壁垒。除基础的UP主扶持激励外,成长为更综合的社区,还需要更加丰富,具有独占性的内容作为基石。正因此,B站才会在2020年用5.13亿港币换得与欢喜传媒的战略合作,才会推出首档自制音乐网综《说唱新世代》、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等看起来“很不B站”的内容。

  比起靠这些内容吸纳新用户、提高既有用户粘性,对B站来说,这些尝试的价值更在于让外界看到,B站在内容上还有无限的可能性,可以在平台上发现“你感兴趣的一切”。这一切可以是动漫、番剧,是生活VLog、鬼畜视频,也可以是电影、电视剧、综艺。

  此时在香港选择二次上市,某种程度上,既承接了B站在美股上的高位市场,也正契合B站对现阶段自身发展节奏的判断。

  2021年:踩在热潮上

  今年头两个月,就有12家中概股在美上市,总市值约400亿美元。而在去年,受全球疫情、瑞幸造假等事件的影响,上半年仅有18家企业赴美上市,一批因大环境遇冷而选择推迟上市的企业,在今年也将上市计划重新提上日程。

  几乎每隔几天,就有中概股企业的上市消息在更新,选择在今年上市的企业名单逐日拉长。可以预见的是,今年必然是一个IPO大年,不少人也将今年形容为,中概股“回港的最好时机”。

  事实上,今年来看,互联网企业的确更偏爱港交所。兴业证券对此分析称,中国香港市场“一国两制、贯通中西”差异化优势没有改变,港股市场将首先受益于中概股回归,主要原因包括五个方面:一是上市流程和市场环境与美股市场更相似;二是在外资行业准入、汇兑等方面更为宽松灵活;三是有利于企业后续对接国际市场;四是同股不同权企业纳入港股通,未来可同时对接内地和海外资本;五是锐意改革脚步不停,法团同股不同权优先对二次上市放开。

  陈睿在B站上市时就曾提到,“赴美上市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腾讯《一线》的采访中,陈睿表示,用户在哪里,最好就在哪里上市。当时B站有90%的用户在中国大陆。但在各种原因之后,他们最终选择了纳斯达克。“海外上市效率高,而时间对互联网公司非常重要。”“只要有相关的政策,我相信所有互联网公司都会回A。”

  A股暂未开放政策,港股则对在美上市中概股敞开怀抱。一位基金从业者分析称,港股是中国对标纳斯达克的存在,国际资本投资中国的门户。现在世界经济大放水,大量的外资首先是选择香港作为投资中国的首选,这也是快手、B站赴港上市的原因。

  对B站来说,香港市场的大陆投资者更多,比美国机构投资者更熟悉B站的业务,有利于给予公司更合理的定价。尤其是,对B站来说,今年2月,刚刚在港交所敲钟上市的快手,也可以作为B站在香港二次上市的一个价值标的。

  《一线》报道中还提到,多位在港的大型机构投资人称,会考虑下单,并认为,B站是这一波回港潮中难得的好项目。市场或将会出现之前快手IPO时的状况:订单被挤爆。

  当下,视频作为新经济概念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阿里巴巴、百度、腾讯、字节跳动、网易、搜狐等互联网巨头,都在纷纷入局视频领域。短的在变长,长的在变短,无论抖音、快手,优爱腾芒,都在试图进化为涵盖各类长短视频的泛内容视频平台。

  某种程度上,2021年与2018年,B站所面临的外部环境极其类似。一方面,B站所在领域竞争愈发激烈,另一方面,资本热潮都恰好与公司发展节奏所吻合。

  只不过,2018年,B站面临的巨大竞争在动漫领域,而当下,B站在动漫、国创领域已经具备优势,通过十多年在视频领域的积累,B站进入了新一级的角斗。而这一次,又恰好踩在了视频化浪潮的趋势上。

  看起来,小破站似乎是中概股中,唯一一家两次IPO热潮都成功卡点上市的公司。B站则是热潮中,既能看清市场环境,公司发展节奏又正好契合的“幸运儿”,同时,资本市场正好处于火热,毕竟,上市终归是解决资金问题,获得更为强劲竞争力的渠道。

  如果说2018年的上市潮是上一轮移动互联的结尾,那么2021年的上市热潮意味着,移动互联网正悄然开启下一个周期。和三年前一样,踩中上市潮的B站如今也同样,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周期。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 回港二次上市 B站为什么会是一个资本“幸运儿”?
回港二次上市 B站为什么会是一个资本“幸运儿”?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诗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