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领袖丨上海交大高金

  从“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到“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不难发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从提法上赋予了对外开放更深切的期待,蕴藏了更多的新意。

  “更大、更宽、更深层次,实际上是对更高水平的具体化。”日前,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理事屠光绍在接受采访时,分享了这一细节的变化。

屠光绍:以制度开放透视更深层次对外开放

  今年,屠光绍为全国两会带来的建议均与对外开放息息相关。

  在新发展格局中,屠光绍心系进一步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为此建议加快推出人民币汇率期货,进一步提升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功能。

  同时,他建议推进制度开放,加快完善中国责任投资信息披露标准及评价体系。而事实上,制度开放也正契合了政府工作报告中“更深层次对外开放”的理念。

  01

  详解对外开放新提法

  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促进外贸外资稳中提质。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更好参与国际经济合作。

  在屠光绍看来,就市场经济而言,更深层次的对外开放主要是指制度开放,具体表现在规则、标准、管理等方面的开放,这也是高水平对外开放的体现。

  相对于具体的商品、要素、市场开放来说,制度开放更具有开放的基础支持性和推动开放的可持续性,制度开放既是40多年来不断开放过程的深化,也是中国在全球地位和影响力进一步提升的结果,必将为促进中国与全球的合作互动奠定更坚实的基础。

  “制度开放不是简单地照搬国外的制度。”屠光绍强调称。

  一方面要考虑吸收借鉴国际成熟先进的制度,如国际通行的规则和管理体系;

  另一方面在借鉴国际经验基础上,要结合自身实际体现我们的制度特点。由此,才能实现国际制度与国内制度相互融合、相互接轨,这就是制度开放的重要内容和原则。

屠光绍:以制度开放透视更深层次对外开放

  而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在中国的发展正是制度开放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以环境、社会和治理为主题的责任投资发展加快,形成国际潮流。

  在新发展理念的指导下,中国的责任投资实践在广泛吸收和借鉴国际经验中得到快速发展。特别是随着我国金融开放进程加速,境外投资者加大对中国市场的投资,我国与全球在责任投资方面的互动渐趋深入。

  但屠光绍注意到,我国的责任投资的理论和实践还需完善,突出表现在运用国际体系、方法与体现中国特征、特点结合不够,因此规范、具体、统一的信息披露标准和评价体系有待健全。

  “责任投资评价体系需要依靠企业披露详尽的信息以提供数据基础,目前国内责任投资评价体系的发展受信息披露掣肘,而境外机构的信息披露和评价标准有些方面还不太符合我国国情,难以直接满足我国的责任投资实践的需要。”

  屠光绍一语道破问题所在。

  在他看来,加快完善科学系统的信息披露标准及评价体系,是责任投资实践的基础和前提。

  只有在微观层面有效约束和规范企业的决策和经营行为,让所有的利益相关方都能获益于企业的长远发展,才能真正实现经济、社会和环境发展的和谐共生、共享共赢。

  从更深层次对外开放的角度来看,屠光绍直言:“完善中国责任投资的信息披露标准和评价体系就是推进标准在内的制度开放的一项具体内容,将为中国与全球的责任投资的合作互动提供基础支撑。”

  02

  完善标准更好参与国际合作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屠光绍就着眼更深层次的对外开放,建议推进制度开放、加快完善中国责任投资信息披露标准及评价体系。

  具体而言,首先,要顺应国际趋势,坚定制度自信,遵循国际共识,借鉴国际经验,切实结合中国实际。

  “一方面,要顺应国际大趋势,积极借鉴国外先进经验和全球共识,特别是运用好全球权威标准制定机构的信息披露框架;另一方面,不能完全照搬国外标准,需要结合我国实际,对责任投资的国际实践和相关标准进行客观、系统的评估和筛选,提出适用于中国的责任投资实践的标准和方案。”屠光绍表示。

屠光绍:以制度开放透视更深层次对外开放

  其次,要充分依靠各方力量建立并不断完善中国责任投资信息披露标准及评价体系。

  屠光绍认为,责任投资的披露标准和评价体系的制定过程应充分考虑市场参与者与利益相关方的意见,由市场推动形成共识,使得相关标准和评价体系在企业管理和披露层面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

  此外,也应该结合各个行业的特殊性,逐步制定分行业的责任投资信息披露和评价体系框架指引,提高信息披露和评估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政府和监管部门也应该发挥好支持引导作用并营造有利于责任投资的生态环境。

  此外,还要积极参与国际合作,在国际交流互动中完善与发展中国的责任投资体系。

  屠光绍指出,中国责任投资的发展是全球相关投资的重要内容,中国有关标准的完善也会推动全球相关标准体系的丰富。

  03

  提升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功能

  十年磨一剑。2020年,上海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而站在新的历史交汇点,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又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赋予新使命、提出新要求。

  作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曾经的重要“推动者”,屠光绍认为,在新发展格局中,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需要加快确立并巩固其全球人民币资产管理与风险管理中心地位,提升中心功能,更好地促进国内国际金融资源有效配置。

屠光绍:以制度开放透视更深层次对外开放

  伴随我国金融市场双向开放进程加快,各国央行、主权基金、国际养老基金等中长期机构投资者为代表的境外投资人对中国经济的长期看好,使得其对人民币金融资产的配置加快,持有的股票债券资产持续上升,这也促使其对人民币汇率风险管理的需求日益增加。

  为此,屠光绍建议加快上海人民币汇率衍生品市场建设步伐,将上海建成全球人民币资产管理与风险管理中心。

  “率先在上海推出人民币汇率期货,以人民币兑美元期货为起点推出在岸场内外汇期货产品。

  加快研发在岸人民币外汇期权等其他衍生产品,使上海外汇市场逐步拥有完善的即期、远期、期货、期权、掉期等金融工具,以满足投资者从短期至中长期的风险管理需求。”

  屠光绍认为,资产管理和风险管理业务和体系的健全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功能进一步提升的重要内容。

  而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高水平开放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而言,就是加大金融市场开放的步伐,这需要提升功能来支撑,而人民币汇率期货等金融产品的多样化、丰富度,会为金融市场功能提升从而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加快国际化进程创造条件。

  本文原发于上海证券报

  (本文作者介绍: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是上海市人民政府为实现将上海建设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国家战略,依托上海交通大学,按照国际一流商学院模式创立的国际化金融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