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德首席郭士英:中国应尽早部署全面反通胀

  来源: 一德首席 郭士英 

  美国不顾债台高筑而持续带头印钞放水,为什么没人质疑和指责这一显然的经济非理性?未来的人们将如何看待这一特殊时期的疯狂现象?这样的政策究竟能否说明资本主义已经严重腐朽?

  很显然,美国人正打算把债务问题货币化、把自己的问题全球化。这是一场不负责任的冒险游戏,也一定会有严重后果。美元印钞就是对全球的公然抢劫,他们不惜制造超级通胀并试图让大水首先淹没他人的良田,让不明就里的国家陷于水深火热,然后实现自己的精彩反转。

  我们看到,近期在超级投行的舆论吹鼓下,金融市场的报复性拉升把大国印钞的事实成倍放大,正在为全球经济发展制造重大隐患。资产的暴涨刺激了人性的贪婪,非分的渴求正形成对政府印钞的无理依赖,而一些政客正把自己当成上帝。面对政策冒险,市场流行政策套利,投机倒把盛行,很多人正变得好逸恶劳。长此以往,非理性的货币金融元素必将毁坏整个人类社会的生存环境和精神健康,人们恐怕会因此而变得越来越浮躁而不义。各国贫富差距会因此越来越大,社会问题一定会愈发尖锐,族群分裂必然会愈演愈烈。如此不堪并恶化的治理走向,一不小心就会把国家治理和国际环境带向激烈冲突的深渊。总之,放任非理性政策下的经济负反馈的后果是可怕的,全球各国都应该高度关注非理性的市场问题了。

  在市场和欲望互动下,钱是永远都不够的,利益相关方总是倾向于推动价格的持续上涨,然而经济体系的稳定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价格成本体系,否则实体经济就会举步维艰。

  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是我们的立国之本,而原材料价格的突飞猛进对我们的伤害将会更大,若不及时限制恶性炒作,未来必有大量工厂及其从业人员为此承受长期的痛苦;我们还是第一人口大国,口粮问题一直十分敏感,农产品价格的持续上涨暗藏危机,绝不应该容忍中国市场成为全球粮价投机的动力之源;潜在的全球大通胀,包括股市稳定和住房价格,而中国的房地产价格已然十分危急,再涨会出大问题,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面对国际政策、舆论和流动性的多重威胁,一定要加强战略定力并付诸实际行动。总之,中国必须尽早部署并旗帜鲜明地反通胀。

  其实,中国的国策十分清晰。这一次,我们没有跟随发达国家实施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我们也不认可零利率和负利率,货币金融部门一直在强调防范重大系统性风险的重要性,这些年对影子银行和资产泡沫悄然提高警惕级别。对于房地产市场,更是以“房主不炒”为根本,对行业实施了严格的资金管控。好战略贵在坚持,稳定而不冒进的内部政策至少要坚持到美股泡沫破灭后的危险期过去以后。在这之前,宁肯放慢速度、保障安全、提高质量。

  然而,面对本轮超级通胀预期的强大冲击,这似乎还远远不够。虽然目前还不是很明显很严重,但大通胀风险已经在步步紧逼,防范重大系统风险的全面部署宜早不宜迟。尤其是在大国博弈关键期,管好自己也防范外部风险,同等重要。所以要对市场的发展苗头心知肚明和未雨绸缪,对国际政策和流动性的潜在冲击实施严防死守,从舆论、信息、政策和秩序的角度加强精准治理和全面应对。特别是,未来一段时间,决策部门需要及时加强对农产品和工业原材料市场价格波动情况的关注和研究,要提供更多正面信息和积极导向以避免市场误入歧途并进而危害大局之稳定。

  中国经济业已成为全球经济的最大拉动方,中国经济界有责任出于本国利益和全球秩序而批驳和反对国际上的非理性政策,有必要首先维护好国内市场秩序并保障经济的良性发展,有必要在加强防范并稳定内部的同时,对正在威胁全球经济的超级通胀威胁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一点小想法,供参考,谢谢。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一德首席郭士英:中国应尽早部署全面反通胀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唐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