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赵志宏(渤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长、首席风险管理官)

  “在互联网平台面临大洗牌的预判下,银行一方面应选择合规且经营实力较强的头部平台合作;另一方面也要做好目标客群的分类、分层、分群。对于主流银行而言,应大力拓展B端小微普惠客群,这既能支持国家产业政策,也是促进C端业务理性健康发展的前提;对于地方法人银行,应探索提供更多具有差异性或附加值的贷款产品,方能在本区域的激烈竞争中胜出。”

  日前,在由新金融联盟主办的“互联网存贷款业务的合规发展”研讨会上,渤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长、首席风险管理官赵志宏表达了上述观点。

  赵志宏强调,市场各参与方要做到合规,需着力打造有效判断场景、有效风控技术、独立获取有效数据三方面的能力。以下为赵志宏副行长发言原文:

渤海银行赵志宏:互联网存贷款业务合规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互联网存贷款业务合规发展的机遇和挑战

  金融业数字化转型已是大势所趋,但是我们也需要认识到,数字化转型并没有改变金融的风险属性,还可能带来传统风险的新变化,甚至带来新的风险。回顾互联网金融的几年实践,既有来之不易的有益经验,也有值得反思的深刻教训。

  监管部门从2017年现金贷整顿、2019年714高炮全方位整治、2020年终结P2P,到最近出台一系列互联网存贷款的政策组合拳,有力地规范、呵护、引导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使其在合规、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健康运营。作为互联网金融市场的各方参与主体,都应该坚决遵循监管政策,敬畏市场,敬畏法治,敬畏风险,顺势而为。

  近期出台的互联网存贷款新规,对大型商业银行影响不大,但对于地方法人银行和中小型联合贷平台是个极大挑战,或将引发一轮资本参与和联合贷平台优胜劣汰的洗牌进程。那么,作为市场参与者的各方主体,如何才能做到合规先行、顺势而为呢?

  对于互联网平台,未来将与金融机构建立起更加科学合理的权、责、利分配机制。对于金融机构尤其是商业银行,最为要紧的是落实好独立自主风控责任,具体需要提升三项能力:有效判断场景的能力、有效风控技术的能力、独立获取有效数据的能力,三者缺一不可。

  提升有效判断场景的能力

  有效判断场景,就是要选好业务方向和合作模式。

  在互联网平台可能面临大洗牌的预判下,银行一方面应选择合规且经营实力较强的头部平台合作;另一方面也要充分有效做好目标客群的分类、分层、分群。

  对于主流银行而言,应大力拓展B端小微普惠客群,这既能支持国家产业政策,也是促进C端业务理性健康发展的前提;对于地方法人银行,应探索提供更多具有差异性或附加值的贷款产品,方能在本区域的激烈竞争中胜出。

  金融机构还应该善于敏锐捕捉法治环境完善带来的场景机遇。如已经正式实施的《民法典》,修订了抵押物物权、质权的标的相关规定,确立了电子合同的法律效力,这些都为业务创新和风控创新提供了基础。

  提升有效风控技术的能力

  有效风控技术,就是要坚持合规性原则,严格按照监管要求落实风控主体责任,不能依赖获客方进行实质性风控,避免自身审批形式化从而成为产业链上单纯的资金牌照供应商,这在市场话语权较弱的中小银行表现得尤为突出,亟需做出改变。

  这个过程需要商业银行能够在坚持信贷基本逻辑的同时,充分运用A(人工智能)、B(区块链)、C(云计算)、D(大数据)等金融科技手段,实现更加精准的客户画像、反欺诈、智能审批、智能贷后、债务催收等数据化、自动化、智能化作业流程,通过金融科技赋能,重塑业务和风控模式,打造面向客户的端到端的全流程智能信贷解决方案。

  比如贷前数据化决策,依托内外多维数据,构建线上量化风险准入模型策略以及差异化定额定价策略;贷中差异化预警,研发贷中客户风险模型进行客户风险划分,差异化制定预警管理体系;贷后智能化管理,针对不同逾期周期配置智能化贷后管理方式,反馈贷后管理策略及贷前风控策略进行闭环优化。

  其中,在内部构建全面数字化转型的前台、中台、后台至关重要,这是商业银行实现独立、有效、自主风控,乃至成功向金融科技转型的重中之重。需要强调的是,我们虽然崇尚科技,但不能迷信科技。我们对于金融科技的运用必须是理性的、因地制宜的。

  提升有效数据获取的能力

  有效数据获取,就是既要坚持数据获取、使用和输出的合法性、合规性,又要具备能力充分判断数据的真实性和有效性。

  商业银行应当从过度依赖合作平台数据,向主动构建多维有效数据体系转变,其中数据的积累、引入、清洗、治理,是当务之急;强化数据的集中化、标准化、通用化,是必修之课。

  首先,要强化自身数据沉淀、积累和管理。对于中小银行来说,虽然在经营过程中积累了一定的客户和业务交易数据,但总体来看,“质”和“量”亟待提升,量的层面存在数据储备不足、积累不够的问题;质的层面存在数据离散化、碎片化、业务定制化的问题。

  其次,要强化有效数据的引流,尤其注重数据来源的选择,首选政府公共数据或国有企业数据源等有效数据,并在此基础上对内部、外部数据开展有效的交叉验证。

  其三,市场参与者可以采取“分布式商业模式”来拥抱监管新规的挑战,有条件的银行可以使用“数据不动模型动,数据可用不可见”的联邦学习方式,在保护客户数据隐私和安全的前提下,运用第三方机构的算力和自己的算法,对目标生态数据进行营销画像和风险画像。

  在落实好独立风控责任的基础上,短期来看,商业银行依然会与互联网平台开展合作,加大资产投放。

  长期来看,一方面银行需要加快发展自营互联网贷款产品,自营产品需要依托金融科技、智能风控、数据分析等技术,这对银行的资金、人才等方面提出更高的要求。

  另一方面银行需要提高生态圈打造和运营能力,综合实力强的大型银行可借助银行网点渠道,打造覆盖多个行业的生态系统,掌控流量入口与业务场景;中小银行可参与到互联网平台主导的生态圈中,根据自身优势在细分领域获取流量,增强客户积累渠道,降低运营成本。

  (本文作者介绍:管理学博士,2015年9月加入渤海银行,现任董事会秘书、首席风险管理官、行长助理,CF40和天津市政府战略合作“北方新金融研究院(NFI)”创始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