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刘阳

出品/每日财报

1796年,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成功地用“牛痘”病灶的渗出液接种了一个8岁男孩,世界上第一支疫苗正式诞生,由此开创了人工主动免疫的先河。

疫苗的发现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曾夺走数亿人生命的天花病毒,在牛痘疫苗出现后便被彻底消灭,之后的两百多年中,针对狂犬病、结核、小儿麻痹 症等几十种传染性疾病的疫苗也被相继发现。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新冠疫情的彻底解决或许也只能依靠疫苗,疫苗行业也因此获得了更高的重视,相关企业的前景也被广泛看好。长春百克生物科技股份公司(以下简称:百克生物)的科创板IPO申请顺利过会。

公开资料显示,百克生物成立于2004年3月,控股股东为长春高新技术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目前拥有水痘减毒活疫苗、人用狂犬疫苗、冻干鼻喷流感减毒活疫苗三种已获批的疫苗产品。

 

百克生物IPO:依赖单一产品 销售费用高企 或存提前确认收入

产品结构单一,狂犬疫苗停产

百克生物IPO:依赖单一产品 销售费用高企 或存提前确认收入

据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前三季度,百克生物的营收分别为41.02亿63.99亿元元、53.75亿元、73.74亿元和63.99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1.58%、31.03%、37.19%和17.55%。

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62亿元、10.06亿元、17.75亿元和22.60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6.53%、52.05%、76.36%和82.19%。

从数据上来看,百克生物的业绩持续保持高速增长,但值得注意的是,其营收结构非常单一。虽然公司拥有水痘疫苗、狂犬疫苗以及冻干鼻喷流感疫苗三种已获批的疫苗产品,但其业绩几乎全部来自水痘疫苗。

百克生物IPO:依赖单一产品 销售费用高企 或存提前确认收入

 

百克生物IPO:依赖单一产品 销售费用高企 或存提前确认收入

数据显示,2017-2020年上半年,百克生物的水痘疫苗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37亿元、8.66亿元、9.50亿元和5.99亿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2.25%、84.96%、97.18%和100%。

 

公司旗下唯一全资子公司迈丰生物生产的狂犬疫苗,其产品线2019年以来则陷入停滞状态,随后始终未能贡献利润。

据悉,停产原因是因为2018年7月狂犬疫苗生产车间发生停电的突发事件,如继续生产,产成品质量将无法保证,之后迈丰生物主动终止相关产品的继续生产并将其报废。

2018年下半年起,百克生物陆续对狂犬疫苗(Vero细胞)生产车间进行停产、升级改造。而就在同年,长生生物疫苗事件爆发, 同年11月20日,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发布公告,迈丰生物生产的4.35万瓶人用狂犬病疫苗不予签发,无法获得上市许可。拒签原因是DNA残留量不合格。

据公开资料显示,DNA残留量之所以被严格限制,是因为其理论上与潜在致癌风险有关。

 

百克生物IPO:依赖单一产品 销售费用高企 或存提前确认收入

重销售轻研发,商业贿赂频现

百克生物IPO:依赖单一产品 销售费用高企 或存提前确认收入

对于医药公司来说,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商业贿赂都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百克生物也没能独善其身,从2009年至今,百克生物先后参与了5起商业贿赂案。

其中距今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14年-2016年,当时为了提高慈广福公司代理的百克生物水痘疫苗在蚌埠地区疾控中心的经营优势,王某琦与孙浩商定:由孙浩负责该疫苗在蚌埠地区各疾控中心的销售,王某琦按照疫苗销量给予孙浩每支25元(后改为17元)的销售回扣。

2014年8月至2016年3月期间,为感谢孙浩在经营活动中的关照和疫苗的销售情况,王某琦安排慈广福公司工作人员赵某给予孙浩共计37.25万元。

商业贿赂频现的同时,百克生物的销售投入更是超越了行业平均水准。2017-2020年上半年,百克生物的销售费用金额分别为3.62亿元、5.17亿元、4.49亿元和2.31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52.38%、50.71%、46.07%和38.48%,而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44.42%、44.70%、41.34%、38.04%。

相比之下,百克生物在报告期内投入的研发费用金额分别为4103.76万元、6179.97万元、6516.19万元和4410.67万元,占营收比例分别为5.94%、6.07%、6.68%和7.35%。

《每日财报》进一步探究后发现,百克生物自身的研发创新能力一般,公司重点采用“体外”培养的方式,比如说和大学机构和企业合作。百克生物曾经投资荷兰企业Mucosis,但最终以失败收场。

此外,百克生物与长春高新分别参股瑞宙生物10%、40%,该公司主要从事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但截至2020年上半年,其产品仍均处于临床前研发阶段,未产生收入,未来结果如何也不得而知。

 

 

过期疫苗处置存疑,或存提前确认收入

百克生物IPO:依赖单一产品 销售费用高企 或存提前确认收入

据百克生物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库龄情况”信息显示,公司的库存商品的库龄仅有2017年存在27.65万元的1-2年库龄产品,此后的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都只有1年以内库龄产品。

但据产销率数据显示,公司的狂犬疫苗产品在2017年和2018年的产量分别为46.03万人份和55.11万人份、合计为101.14万人份,2019年后停止了此项产品的生产;同时从销售端来看,2017年到2019年的销量分别为21.85万人份、63.59万人份和11.47万人份,合计仅为96.91万人份。

也就是说,2017年和2018年这两年生产的狂犬疫苗产品中,就有4.23万人份未售出;而这4.23万人份最晚也是在2018年生产的,到2020年上半年末的库龄显然超过了1年,这与招股书中显示的2020年上半年末不存在库龄超过1年的库存商品,并不一致。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百克生物的应付账款在2019年增加4900万元,同期的营收却下滑了4300万元,两者相差近1亿元的金额。同时,其主营产品水痘疫苗的产能利用率在2019年突然由2018年57.83%大涨至82.74%。

百克生物IPO:依赖单一产品 销售费用高企 或存提前确认收入

并且同期应收账款增长规模高于营收增长规模,故百克生物或存在提前确认收入的嫌疑。如通过与下游客户将2020年和2021年发货的产品提前至2019年确认收入并生产,从而造成下游渠道库存高企和2019年应收账款的环比增速远超同期的营收增速的情况。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百克生物IPO:依赖单一产品 销售费用高企 或存提前确认收入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